城市里的游牧民族

Menu

过去,谁也不懂

\"\"

 

不记得是哪年哪月哪天,唯依稀可知,都是朦胧着双眼游荡在纷繁的世间。

一个自编自导演了三年的小丑,一个借酒浇愁泪眼固执遥望纷飞了的燕。

起初,是同一片蓝天,不同的地点、人物和事件。

然后,有那么一天,风吹过,谁跌落在了谁的字里行间,没成为一点,

也不算平行的直线,就那么弯弯曲曲自顾自各自疯癫。
  

 

那时候,总喜欢听别人的圆满,但,似乎很难。

听到的,看到的,伤感总是高过圆满,小说也好,生活也罢。

也会天真的以为,看开了许多明知不可为的事情,甚至觉着屏蔽了,便是毫无尘埃了。

于是,挂着两袖清风的幌子听着那个断断续续的青春爱情故事,

也看着那些支离破碎后的想念,不愿放开的执念和违心的祝愿。

 

 

是个傻孩子呢!那时候这样想着,殊不知,自己也是棵倔强的歪脖子树,

守着那个没成型的曲线,从日暮到夜央,春夏秋冬,双眼朦胧。

也有羡慕呢!羡慕曾经的两情相悦,应该还有很多钉在记忆里无从言传的山盟海誓吧。

当悲伤弥漫也会开始想象,然后找一部小说将你们安放,看一段故事里的圆满。

没敢的,是奢望。或许便是那时,线,开始平行的延展。
    

 

青春的伤,有咸,有淡,有张扬。

一个是过路的天涯客,携着自己的故事默默地站在门外;

听着高墙内琴瑟和鸣,想象着煮茶泼墨的景,又看到弦丝断,钗头凤诉殇。

而后,转身,拿捏起别人的伤感劝自己该风轻云淡。

 

 

时而装成老人摸样,假装遗忘自己演绎的过场,时而如个孩子般,大肆扮演年少轻狂。

一个是贴着哀伤标签的红尘人,守着心里的坟;

时而装成醉翁问酒意,却始终道不完,相思成疾。

时而发疯般消耗着自己的体力,累到睡过去,骗自己,只要梦不醒,血液里的悲苦便会流淌干净。      
   

 

时间,不会总那么尽人意,故事也好,看故事的人也罢,

最后的最后,各自都无奈的踏上了各自命运轨迹,飘然远去。

 

 

一阵春雨,一阵凉。

多年后,看着当年的那个痴人心满意足的回首往事,不禁怅然。

流年难忘,悲画扇,似闲愁,无处藏,落花何意,流水怎知情。

 

 

人生若只如初见,中间也是横隔着一条风景和看风景的线。

有些遗憾是弥漫人生的疑难,过去不懂,如今,依旧茫然……

 

 

文转自:http://hi.baidu.com/simplesae/item/75e51d4bbdfb7202fa8960f9

2哥博客后记:最近两月过的焦神烂额,想不起过去的自己,也看不见未来的我,以前以为自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现在却、、、、、、愿一切都能好起来。

— 于 共写了997个字
— 文内使用到的标签: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3.0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一条回应:“过去,谁也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