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里的游牧民族

Menu

浪客三年,唯恋大兰州

\"20141220\"

从兰州归来,心绪难平;浪客三年,唯恋大兰州。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从三年前初到兰州、致一年半前离开兰州、至今。转首回望,“想念”来得是如此毫不犹豫。尽管我们才刚刚见过面,离开意味着就是想念的开始。矫情,矫情了。


 

朋友说,你坐飞机到兰州只为踢一场球,你可真任性。我只是笑而不语,闷头只顾喝着鱼汤。没办法,头晚上流浪客三岁聚会,喝断片了,得用鱼汤缓缓。喝断片的感觉固然不好受,白白了把一段人生变成了空白区,没有了记忆,搁谁谁都痛苦。可是心里还是挺乐呵的,因为断片的不是我一个,痛苦的不是我一个,况且在能记忆的那些片段里,都是值得再次为此端起酒杯的事儿。

突然想起刚在大冰的书里看到的一句话:“酒是狂药、也是忘忧物,若要酣畅,只当与老友共饮。”相识三年,远算不上老友。但是每每和兄弟们喝酒,没有一次不畅快。十有八九我都畅快到“不省人事”。此中故事,只有你知我知,天知地知。待他日,再把酒言叙。


 

流浪客从无到有,实实在在走过了三年。三年来流浪客带给我的经历、回忆,太多太多。想表达的很多,却又不知道从何表达。兄弟们都说没有我就没有兰州流浪客,于我而言若没有你们何能成今日的兰州流浪客。球队很多队员义务的、默默的干着些与他们没有半分钱利益的事情。很多人把自己大部分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球队中来,为球队贡献着。我想这就是李队常说的“我为人人”,只有大家都以此来作为在球队的行事原则,那么自然而然就会感觉到“人人为我”。只有在这样的循环下,球队才能良性发展。若说感谢,定当感谢的是为球队付出的每一位队员,若没有你们绝没有流浪客今日。

经此兰州流浪客三年,越发觉得足球已成为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尽管成都流浪客现在还没有半点头绪,但是我坚信能有兰州流浪客,就定有成都流浪客。

容我在矫情下。

时光,如一杯老酒,只会随着时间推移越发香醇。

我也坚信,时间只会让深的感情越来越深,让喜欢的东西越来月喜欢。

如兄弟感情、如足球。


 

本想好好写下流浪客一直以来的球迷,高星的爸爸。奈何才情有限,实难。这里摘录一段高爸爸在流浪客三年聚会上即兴发挥的一首“词”

满江红,流浪客。
祝贺流浪客足球队成立三周年
庆流浪客,三周岁、勇士欢聚。
回首望、风雨坎坷,快乐无比。
三年血汗强精骨,四海兄弟结情义。
足球乐,趣无穷;
提技艺,无止境。
似人生长河,激流勇进。
好男儿自强不息,笑对世间永雄起。
待来年,高目标孟闯,再胜利。

任贤齐一首《兄弟》

一生啊
有什么可珍惜
流浪人
没奢侈的爱情
有今生今生作兄弟
没来世
来世再想你
漂流的河
每一夜每一夜
下着雨
想起你

— 于 共写了1100个字
— 文内使用到的标签: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3.0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6条回应:“浪客三年,唯恋大兰州”

  1. 青春说道:

    来支兰州

  2. 威客说道:

    歌不错 很久没听了

  3. 兰州流浪客,原来是一只足球队呀!不错。有钱就是任性,坐飞机踢足球。。PS:*^____^* 圣诞节了,过来问个好。预祝元旦快乐,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