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里的游牧民族

Menu

我叫Water Horse

我叫Water Horse,在一个写字楼上班,是一家已经有近20年历史的IT通信公司,我的工作内容和那些年电视机刚刚流行的时候干的活一样,无非就是送送电视机,然后安装调试一下,坏了再去修一下。现在亲戚朋友都以为我是修电脑的,总喜欢叫我帮他们重装系统,我也爱顺水人情混一顿饭吃。工作的事情还是简单,但经常遇到些让你蛋疼的用户。不过你得原谅理解他们,一来他们毕竟是我们的衣食父母,二来现在的人都这样,吃饱了喜欢有事没事都给你找点事。重要的是自己的心态要好,“棱角”这玩意说说可以,玩真的可当不了饭吃。

写字楼的电梯有很多,而且还分低层和高层,除了在中午吃饭的时间点上,电梯是很难挤满一戳人。我们公司在15楼,低层中的最高层。公司不大,环境不错,比我去过的大多数公司见到的都要舒服。公司的布局和设计都是出自老板之手。老板人很好,有一帮跟了他近二十年的老员工足以说明一切。

我上下班都是要坐地铁,坐完地铁出来还得走上一段路,这段路有时候是走,有时候是坐三轮车,有时候是坐黑车,有时候是乘公交车。总之取决于出门的心情和时间。

我是个租房客,租住在一个安置小区内,套一。房租会花去我一个月工资的大多数,不夸张的说这个月不干活可能就交不了下个月房租了。压死我的本应该是梦想,现在有可能是房子。前段时间赵雷把成都弄火了,现在限购把成都全城老百姓弄疯了,人心惶惶,无心上班,上班也都在谈房子。有钱人真多,卖房子跟卖白菜似的,都争先恐后的去当接盘侠。未来在哪里,总理都说不清,买吧买吧!反正活着都不容易,清新脱俗的活着就更不容易了。

我现在的坐标是达州普光,已经出差快一周了。从以往的数据来看,我每个月都要出差一到两次,时间不等。一年下来估计有30-40来天左右。今年估计还要多些。今天又醒得太早,无所事事。这里的活这次也干得差不多了,预计今晚上就可以赶回成都。不过还是又错过了一次踢足球的机会,虽说我爱踢足球,爱打打拳,爱运动。可是身体好坏不能光看表象,所以赶着回成都,公司明天安排的体检。医生说你健康你才真健康,医生说你该吃药你就得吃药。我年青但也贪生,怕死。

不知谁说了一句,现在挣钱不就是为了买房,看病吗?现在已经饿不死人了,房子你要住,你妈老汉要住,你以后小孩也要住。你怕生病,你更怕爹妈生病,有小孩子的还担心小祖宗。

有时候睡不着的时候想想,人真可怜!没有为梦想活着,没有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都在虚荣攀比中消磨一生。最可怜的是,你以为你在为梦想摸爬打滚,可是一抬头连自己的梦想都不记得了。你再问一遍你自己,你还有没有什么梦想的时候,你却根本回答不了你自己。反而问自己什么是梦想?

— 于 共写了1078个字
— 文内使用到的标签: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3.0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