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里的游牧民族

Menu

大家其实都一样,是一条狗,在刨着屎。

又是很久没有更新了,像个要死的鱼,偶尔吐出一个泡泡,证明还活着。马上就是儿童节了,嘴上说着要去过节,可心里都知道没我撒事儿,只是从小到大就喜欢自欺欺人而已。加之又到了一个事多的年纪,就越想越念要是父母不老我永远长不大该多好啊!面对父母的操心,我往往都是无能为力,谁又能去责怨那一份深沉的“磨空心”呢?

我现在的坐标是广州,这是近几个月第四次来这里了,总之一次比一次热。从头顶到脚底,从胸口到后背,361度无死角感受到的都是贴着皮囊的闷热。太热了人就容易毛躁,就会遇到个别人动不动就说“你们家什么破设备,不行就换。”每个人都以为自己很牛逼,都以为自己是总裁、是大大。大家其实都一样,是一条狗,在刨着屎。

我越来越奇怪,总是在幻想一些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比如在一个陌生的城市不期而遇一个多年不见音讯全无的老友,续一壶酒,醉话到天明。是啊,若久别重逢还能一如往日彼此熟悉,那也只能用醉酒来慰藉多年不见还一直都在的情感。可是好多人都说记忆里的人最好不要相见,一旦见了便再无想念。也或说有人怕觥筹交错后的杯盘狼藉,怕说到最后再无话可说,怕最后彼此都要注定转身离去。愿时光温柔以待,见你想见的人,也不轻易打扰。

还好广州无故人,只有一个替我挨了打的伙伴在三百公里外的阳江老家得了空得去看看。

— 于 共写了535个字
— 文内使用到的标签: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3.0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2条回应:“大家其实都一样,是一条狗,在刨着屎。”

  1. 离心说道:

    标题贼有画面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