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里的游牧民族

Menu

故城未见故人

IMG20170320101210_3

我此时正蹲在南京禄口机场,某个卡卡头的手机加油站的墙角下,为我耐以生存的手机续命,蹲麻了左腿蹲右腿,只有看到百分之百后,心里才能少去些许恐慌。因为这是个难熬的深夜,广播里在一遍遍的播放着“抱歉地通知您”,延误晚点对于民航来说似乎稀疏平常的很。旁边的登机口围聚了一圈旅客,旅客正言辞激烈地质问着工作人员。对那些非个人力所能改的事情又何必面目狰狞的寻根究底呢?顺其自然也未尝不可。就像有人说夏天的雷雨就像春花秋月一样,遇到了就驻足檐下,看着它那漫天滂沱,听它的雷声滚滚。坦然地接受路途中的总总意外,把每次意外都当做人生的一次惊喜,我也趁此机会寻个空座带上耳机单曲循环一首《旧时光》。如此便好。

在青岛,刚下了机场巴士,就被撞入鼻孔的香味牵着走,四处寻觅,见不远处的便利店前围满了一群人。本着只要感觉好吃的就从来不怕排队的精神,毫不犹豫的挤进了人群。在等待中,天空簌簌的飘起了打伞显得矫情不打伞又会打湿头发的毛毛细雨,买上一个要吃就趁热的湖北锅盔,来不及吃上一口就跳进一辆无轨电车奔赴目的地。青岛的街头行人稀疏,相对陈旧的公交车似乎在暗示着城市的历史,来不及品味这座美丽的城市,就在公交车奔放的摇晃中扑在了电脑包上昏昏睡去。

在之前和老周的聊天中才猛然记起大龙哥要大婚了,大鸟要搬进新家了,峰子据说还是在南京。时间来得很陡然,上一次聚会刚刚过去两年多却像是已过二十年。五年一聚你是否还记得,愿彼此还是那个少年。后来在等待飞往南京的班机时,我在想要不要约一下,南京也算得上是我的故城,既是故城那当然就有故人。我一边想象着在故城的大街上不期而遇情景,一边翻看着我的手机的联系人、微信的通信录,QQ的同学组。想呼叫的人太多却怕来得唐突又怕匆匆告别,终究谁都没联系,谁都没告诉,故城未见故人。就在日落黄昏不辞而别。

在短暂的驻足仰望那金陵城里枝繁叶茂的法国梧桐后,便在南京禄口机场的候机厅消磨了一个大晚上,最后辗转到雷雨依旧频繁的广州街头,并在那家24小时营业的店里吃了一碗大骨头粉。心安理得走向广州的出租房,回去补觉。这个坑爹的一晚。

— 于 共写了858个字
— 文内使用到的标签: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3.0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2条回应:“故城未见故人”

  1. banxia说道:

    相识未曾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