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里的游牧民族

Menu

失落的锦年——想念那些很少联系的小学、初中、高中同学

\"失落的锦年——想念那些很少联系的小学、初中、高中同学\"

今天,我彻底觉得自己是活在时间的断层里,我和那些很少联系的昔日好友的时间轨道错开了,有那么多故事我都不知道,有那么多的喜怒哀乐我都没有参与。

柚跟我说,她25号就结婚,我可以当阿姨了,我又惊又喜,她终于找到幸福的港湾,可以不再一个人在孤单的泥潭里挣扎,从心底的为她高兴。我跟韦金松说这件事的时候,他一点都不惊讶,很鄙视的和我说,他早就知道了。好吧,全世界就只有我还不明就里的吧。从他那里我知道还有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他说毅芳准备临产了,我连问了三句“真的吗?”我真的不知道,他责备我作为那么好的朋友居然什么都不知道。不得不承认我真的真的真的很失败,那么久了都没有主动和他们联系。以前我们一起上学一起吃饭一起回家····现在····他们一直活在我不知道的故事里····让我莫名的难过····李咏结婚了,秋颖也是,还有很多都是成家立业了。这么多精彩的故事在我的记忆力却是空白。
也许是时间把我们的共同记忆渐渐的淡化了。我们就像是被撕开成碎片的拼图,不断地有新的碎片拼凑过来变成新的图版,我们的距离也就越来越远了。小学,初中的时候,上网对我们来说是稀奇的事情,很少有QQ,很少有手机,但是我们每天在一起,不会觉得很疏远。接着,我们小学毕业,初中毕业,我们被打散成很多部分,联系的慢慢少了,慢慢地开始拉开了距离。再到高中,我们终于是隔开了好远,彼此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认识新的人,淡忘了过去。西早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世界。也许是我太过牵强了吧,我总希望能永远那么友好,可是认识的人多了,才发现,力不从心。在我们的人生里,我们经历了不同的事情。很多时候,大家疏远了,是因为觉得彼此都在不同的世界了,没有了共同的语言,面对着这种尴尬的境地,我们都不堪回首。其实,我多么希望,多年后的相见,我们都还记得昔日的彼此,能像昔日一样说着我们各自的故事。太多的话都堵在了时间的喉咙里,我们都无法说出。有些人比我早接触社会,他们比我更懂得人情的冷暖,我就是那象牙塔里无知的女孩,禁锢在小小的世界里,无法了解他们的世界。

偶尔,想起疏远了的他们的时候,就翻看着手机,却找不到他们的联系方式,时间在变,电话号码在变,距离在变,我们也在变····当太多得话无从说起的时候,我们都只能选择沉默了吧。

只想说一句,朋友,好久不见,你若安好,便是晴天。不是不想念,不是不想联系,只是有太多的阻隔让我无法开口。锦年,失落的记忆····
本文来自: 江湖醉仙的Blog 详细出处参考:http://www.joysin.net/joysin/xiaobei/lost-year-kam-miss-those-few-links-elementary-middle-and-high-school-classmates.html

— 于 共写了1136个字
— 文内使用到的标签: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3.0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