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里的游牧民族

Menu

男人要学会把一些苦埋在心里

我每次换了地方从新生活,或者我每次换了工作,总是有一段消沉的日子,就现在来说,下班了就意味着不知道做什么了,回自己的租的房子,回去干撒?做饭?上网?看电影?都不是我想干的。首先做饭,面对那样的厨房环境着实影响我发挥,还影响食欲;上网,我每天都在上网,眼睛受不了不说,真的上网都想吐了;那看电影,最近没什么好看的,况且光看电影也不能算一回事啊,以前我公在生前弥留之际还叫我少看点电视,至今未忘记,如果放在现在是不是要叫我少上网、少看电影呢?!

我大概总结了下,每次换了地方,换了工作,因为一下脱离了原来的生活圈子,当前还没有建立起来新的生活圈子。就是常说的在一地方没有朋友,所以人就表现的比较消极,也就是我说的消沉,不知道下班干什么的情况。

这么看来,我是一个不甘寂寞的人,想来也是,在上海那会儿,有即是同学又是同事的一帮哥们,下班了连起搞CF,打的不亦乐夫,还时常踢完球去师父家吃哥晚饭,和超哥(毕姐的老公)喝个小酒,跟师父、超哥、娜姐、毕姐、马玉他们打一个甩2升级啥的,那个时候总是比较2啊,还记得王巍姐在隔壁打游戏,那个砍啊!那个绚啊!别提了,只是我们都不打王巍姐玩的游戏,我们只打CF、血腥和暴力;

北京短暂的过度了下,还没来得急感觉消沉,就一杆子杀到兰州了,因工作轻松,不用按时坐班,加上好兄弟大鸟的照顾,到没感觉到什么消沉,或许有,也可能因为没有及时记录,被时间给冲淡了,或者说兰州的生活记忆太美好,以至于忘记了曾经历的那段消沉。

兰州那会儿做个饭(挺怀念兰州那个厨房的,不大,但很干净。别说怀念厨房的男孩没出息,不然我会跟你捉急的。),看个电影,和同事一起吹个牛,打一个三国杀、再炸炸金花,最牛的一次几个兄弟在宾馆,从晚上八点炸到早上七点。这日子简直就是一个没目标、没理想、没抱负的小青年的生活标准版。

那会儿在兰州想必也是不甘寂寞,不习惯生活中没有足球,所以果断组织起球队,兰州流浪客也许就是在那种心态那种环境下产生的,当然兰州流浪客产生的原因可不光光因为我想踢足球,她也是在某个契机之下必然产生的,这个契机估计只有第一次孙哥在一中旁边的小酒馆里面请我们吃饭的人知道,只是那次吃饭的人知道,只是那次吃饭的人中也只有孙哥、李哥、球神、乔文龙还在流浪客,我、小廖、刘强都因为各种原因离开了流浪客。当然自从有了流浪客,不久后便有了骆驼,骆驼也是有故事的,也相信骆驼会越来越多,也终究会有骆驼的再聚,很期待。

离开兰州实在太冲忙了,连像样的告别都没有,这就是离开吧!当下定决心你要离开一个深爱的地方的时候,这样的离开或许心里会好受很多。

成都开始了现在的消沉,所以我开始读起书来,刚刚看完刘同写的《谁的青春不迷茫》,以前初中高中作文时老师常常要求写读后感,现在才感觉多么幼稚啊,看完后我能做的其实就是又在亚马逊上购买了柴静的《看见》和加西亚·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我想这比读后感来的实际些吧!这篇文章也是拜《谁的青春不迷茫》所赐吧!

刚刚和南京的问同学聊天和吹牛说了两句让我倍感有深度的话:男人要学会把一些苦埋在心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都是一座围城而已,珍惜彼此现在所拥有的,就会看见生活的美好。

然后在上海的梅同学弹出QQ窗口闲聊了两句,然后被这厮问了一句:“你啥时结婚啊 ”。我无比巨汗,淡淡的回了一句:“我日哦,能不能不问这种让人听后顿有了此余生的破问题”,上海我终归还是会再去的?不要问我机会是不是出差,只要大家准备好票子,请我吃饭喝酒就成!

也许这就是读完刘同的书给我的改变!也许这仅仅是开始!2013年7月11号

 

最后给大家推荐美食:不知道什么名字,反正是土豆做的,味道自己感觉超好,来成都的伙伴们我会强烈推荐的哦

\"\"

— 于 共写了1508个字
— 文内使用到的标签: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3.0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2条回应:“男人要学会把一些苦埋在心里”

  1. 小狼说道:

    拜读完了,深有感触,小弟还在迷茫期,就是没斗志没理想没目标。。。。 🙂

  2. 青岛婚纱照说道:

    博主写的真好 支持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