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里的游牧民族

Menu

南京一别总有再聚

南京突然下让我感觉好遥远,这才三年多的时间,南京竟然变得如此陌生,也怪不得我当年发疯似的去了上海。

离开在那个还略显寒意的三月,送行的除了学院安排的就业办的老师外,还有MrS、大浪、天宇、小白,能记着的确实不多了,这几个兄弟还因为有照片为证,所以一辈子都不敢忘。最感动的还是MrS一路送去了火车站,大包小包一路帮扶着。

最后一次毕业答辩聚会的时候,我对班里的所有兄弟说:“等兄弟们拿毕业证的时候再聚”。可拿毕业证的时候我却身在西北兰州,各种原因未能成行。这一等,就是一句再难实现的承诺;这一等,一晃就是三年却还了无定期。

我不是一个矫揉造作的人,更说不来过多的深情话语,拿毕业证未能搞聚会是我的错,但并不是说我们不能再聚。

你若信我、变请一直坚信、就跟信你自己一样。

\"\"

\"\"

\"\"

\"\"

\"\"

 

— 于 共写了330个字
— 文内使用到的标签: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3.0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