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里的游牧民族

Menu

每个去过雪域高原的人都会写点什么!

\"QQ20140818-1\"

如题,为的是给自己一个交代,不是做作。

关于侨情,我本想用不擦防晒霜,不带遮阳帽来证明自己的不矫情。可是万万没想到,一天下来肩膀以上的皮肤就火辣辣的,摸着就疼,洗脸就更疼。之前自己还挺牛哄哄的发表了一个心情:人生你不彻底的黑一次,怎么知道自己曾经白过;人生你不彻底的黑一次,不然如何让你以后的人生白起来?我不矫情,奈何我的皮肤太矫情,第二天我果断带上了郭同学的大毡帽。不过心里还在不断的提醒自己,带了帽子就不用擦防晒霜了吧!不然太矫情了。。。。。。其实矫不矫情已经不重要了,用擦不擦防晒霜,带不带遮阳帽这样的方式也不能去证明一个人是不是矫情。大家都忙,谁还会在意的你矫情呢?我只是觉得自己有时候的想法2了一点。

最深刻的一句话,是郭同学说的:“你在外面混了这么多年,还让人宰” 我也在想,为什么会被人宰。到底是我的想法太简单了?还是别人想法太复杂了?或真的是因为我脑子高原缺氧反应慢?当你发现被宰的时候终归是很不舒服的一件事,就像你很信任的一个人骗了你一样。宰人,或被宰,貌似与周瑜打黄盖一样,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意境相同!想来想去,世间做周瑜的不少,当黄盖的也不在少数,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我决不当周瑜,但也尽量不当黄盖。宰人或者被宰终归都不是一件什么好事情,江湖中,信任很重要,不信任也重要!人生总有吃不完的亏,上不完的当,但求不被连着宰就行,不然我脑子可真缺氧了。

当我想给你写明信片时候,却不知道你的地址。对,不是忘了,也不是记不得了,而是不知道!在这次的途中,看着刘同的新书《你的孤独,虽败犹荣》,我不知道当我望着纳木错的天堂时光店里面的一墙明信片,却不知道该寄给谁的时候,或者想寄给谁的时候,却根本不知道地址。这种孤独是在刘同这本新书里面的第几章呢?书没读完,不知道!所以,我只能默默的买了几张自认为好看的明信片,贴了邮票,盖上好玩的红章,什么都不写放到包里,哥也自个儿文艺一把,买一份孤独。和兰州好哥们高星聊起这事,这货居然说:明信片就不用了,寄钱就行。顿时万马奔腾,感慨油然而生:我的人生看来只适合喝酒砸碗,搞不来文艺的东西了!

最深刻的一个场景,是我和郭同学在布达拉宫大门前问路的时候,遇到一个转山的阿佳(看上去挺年轻)。当我们像她求助的时候,可能言语不通,阿佳说了一句我们也不懂的话。从肢体语言告诉我,阿佳听不懂我们汉语。这个时候,阿佳,用手在郭同学的手腕上比划这,同时将手里面的一串做了一个缠绕的动作。就这样,阿佳将她手里转山的一窜珠子戴在了郭同学的手上,同时轻微的双手合十,颔首离去,留下一脸错愕的我们。我不知道这说明什么?也不知道这能说明什么?没能帮助我们的歉意?还是内心的祝福?不管怎样,我都想说:谢谢阿佳!

说好的土豆炖牦牛肉呢?同事走前极力向我推荐的土豆炖牦牛肉,说只要去藏餐馆里面就能吃到正宗的土豆炖牦牛肉。去的第一家藏餐馆的时候因为晚上店里面没菜的原因,我们只能再找第二家,第二家藏餐馆在小昭寺附件,我们一边喝着酥油茶、吃着酸奶、糌粑,一边等着我们说了好久的土豆炖牦牛肉。可是万万没想到,后面来的是一盘叫做土豆炒牛肉的菜(怎么能把土豆炖牦牛肉理解成土豆炒牛肉呢?沟通很重要啊!)!看着阿佳,小心翼翼的说对不起。一行4人就说将就吃吧!幸好,走的头一晚上,去吃了一盘牦牛肉火锅,里面有土豆,我不知道算不算土豆炖牦牛肉,但是味道确实巴适!说这吃的,就不得不提玛吉阿米家楼上的那盘198元的香草烤牛排!我只能说,你的美我完全不懂欣赏啊(藏刀也太钝了吧,切不动啊,别说咬了)!

我不敢冒然的去写我在拉萨,在羊湖,在纳木错所看到的一些,关于信仰、关于善良、关于施舍、关于其它的很多东西。

就像在纳木错的时候,如果只有几头牦牛在湖边,我还能接受,可是你满眼所见的是一群人沿着湖边每隔两三米的距离牵着一头牦牛,不停的向你传递的真诚的眼神,同时带着浓厚的口音告诉你:骑牦牛、下水、10块钱、随便拍、随便拍。在景区,还有很多在我们看来很凶猛的藏獒,竟然温顺的随便可以让一个人去毫无顾忌的抚摸、走进、合照。是什么在改变,牦牛的主人、藏獒的主人是否问过了牦牛和藏獒,它们是否愿意?

在大昭寺、布达拉宫见了很多跪拜者,小到几岁的孩子,大到年迈的老者,中间也不乏中年者。他们的跪拜我无法去甄别谁是在虔诚朝拜,谁又是在为了让路人递上碎钱而故作。我只是在听到旁边声声清脆的童音不停的在喊姐姐、姐姐、三块钱的时候,是一种怀疑的心酸。当你在行走的时候,突然被不知道哪儿冲出来的男孩挡住去路,嚷着哥哥、哥哥给钱的时候,你只能无奈的从兜里面掏出1块钱递上去,同时还得防着是否还有另外的小孩冲出来,避免自己落入更加尴尬的境地。我敢说,他们的眼神,在四目交汇的时候,你无论如何也是压抑不住你掏钱包的冲动,而他们之后的微笑,会让你觉得这微笑是自己见过最真诚、最善意的微笑,而且让自己内心无别安详和心满意足!

用故作的可怜,想去博得别人的同情。同情别人的人内心得到释放而愉悦,得到别人同情的人内心充满感激和高兴,可谓是皆大欢喜。有时候,我也在想,不能让自己的同情变的太随意,我与他们相比我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更可怜!真正让我感动的是在布达拉宫门前,穿着西装、皮鞋、在原地不停的朝拜的中年人,他头发花白、旁边放着一个老式的公文包;还有那围着布达拉宫转经的人民,以及在那长椅上端坐的老子,手里翻转的念珠。

至于去之前说的:我不知道为何出发,只是希望能找到让我以后能坚持的东西!这只能留给时间证明,是否找到。但你若要问我拉萨值不值得一去,我想说值得,因为去了你至少知道自己高不高反。况且,生活哪里有那么多需要去分别值与不值的呢?当你站在拉萨宝瓶山下,隔着拉萨河,北望布达拉宫的时候,拉萨竟是如此安详的一座小城。所有的不好,都可以隐忍。呵呵。

坐着火车去拉萨,踢了足球,戳了麻将,吃了火锅,唱(听)了歌。要问有没有遗憾,有,留着下次再去。

— 于 共写了2395个字
— 文内使用到的标签: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3.0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4条回应:“每个去过雪域高原的人都会写点什么!”

  1. 盒子支付说道:

    楼主主题不错 赞一个

  2. seo说道:

    真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