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里的游牧民族

Menu

兄弟阿其

 

凌晨一点的路边摊,灯光幽暗,老板还在忙前忙后的张罗,隔着一张桌子坐着些有说有笑的男男女女。而我的对面此时正坐着一个多年不见的兄弟,叫阿其。我们曾在一个工厂做过工,阿其早我一天上班,就这样我们在陌生的环境里,迅速成了彼此的兄弟。那时我们都还是个十八九岁的小伙敢肆意挥霍,如今除了一身松垮的肌肉我们还有什么可以挥霍的呢?眼前的兄弟早已不是当年那副弱不禁风的样儿,一个劲儿的喊着我喝酒,地上已经摆起了好些个空酒瓶。

当阿其再次端起酒杯向我举起的时候,我问起了他为何这些年一直单着。

阿其带着一脸的鄙视说:“你还不是一个吊样。”

我说:“那你也不至于没喜欢过任何姑娘吧?”

阿其放下空酒杯,一边拿起酒瓶倒酒,一边摇了摇头说:“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记不清了。”

那是个夏季午后三点过的样子,你穿着碎花长裙,在出租房前的水井边揉洗着一大盆衣服,有你的,有你爸妈的。天气微热,好在水井边的这片儿地都躲在房子的影子里。我就站在你旁边,看着你娴熟自然的动作,发起了呆。你甩了甩手,拾掇起耳边的碎发,冲着我问说:“傻看撒呢!”茫然间我问道:“要不要帮忙?”你说:“不用,你弄个凳子坐吧!”我当然没好意思去坐,就那样傻站在你身旁。后来你吃力的从水井里打起了一桶清水,倒在了盆里。然后瞪着我说:“傻站着干撒,还不过来dia水。”我当时屁颠屁颠的就跑过来,倒满了一盆水,和你一起清洗着衣裳。时间突然好慢。

阿其说到这儿的时候,又是摇了摇头,说好多事情现在都想不起来了。只记得后来在短信里表过白,却得到委拒。也在某个醉酒的深夜打过一个电话给她,就问了一句还有没有可能。却没有任何回应。

那现在她咋样了?

阿其端起酒杯自顾的喝起来,咬了咬牙一脸平静地说:“挺好,她结婚了。老公是家里人介绍的,她结婚的时候也去了,只为了能见着她穿着婚纱的样子。”

都过了这么久了,那你为什么不再找一个?

找个屁啊!老子现在挺好!不说了喝酒喝酒!

— 于 共写了791个字
— 文内使用到的标签: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3.0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2条回应:“兄弟阿其”

  1. OK说道:

    不说了 喝酒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