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里的游牧民族

Menu

一条固执的鱼

guanyu

嗨,各位小伙伴,城市里的游牧民族已经开通了微信公众账号,大家可以拿出手机扫描屏幕上的二维码,或者直接在微信的公众号里搜索“城市里的游牧民族”,就可以关注我们。在城市里漂荡的人们,你是已经将就着还是不将就。说说你的生活,听听别人的故事。兴许大家是一类人,孤独却不孤单。

坐在楼下的广场上,等着楼上的门开。大雨过后的清晨,天空灰白,晨风微凉,这恐怕是我在广州见过最好的清晨。

进出超市的人们不慌不忙,背后的公交车按响着喇叭,远处的天际不时就看见爬升的飞机消失在我的视野之外,而后才传来一阵满耳的轰鸣。

广场上忽然响起了一首歌,“忍不住化身一条固执的鱼,逆着洋流独自游到底,年少时候虔诚发过的誓,沉默地沉没在深海里。”

拿出手机百度了一下,原来是何以笙箫默里那英的歌《默》。这部剧前些时候到是经常听起,不过一直没看过。可还是瞬间喜欢上了这首歌,悄悄的存在了手机里。

就像你在那时那情那景下喜欢上的一个人一样,不是因为他(她)有多好多美,仅仅是因为瞬间的一个动作一句话,就半生念念不忘。

就像塔拉庄园16岁的思嘉小姐,想起两年前在自家走廊上玩耍时,遇见身着灰色绒面呢上衣,系着黑色领带,骑着马沿着长长的车道走来的卫希礼先生一样。

她念念不忘的是那天他服饰的每一个细节,靴子闪闪发亮,领带夹有个浮雕宝石做成的希腊美女美杜莎的头像,还有从头上拿下来放在手里巴拿马式帽子。还有他那不紧不慢、浑厚洪亮、悦耳动听的声音,“哦,你都长大了,思嘉。”

只是可怜了白瑞德!

— 于 共写了695个字
— 文内使用到的标签: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3.0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6条回应:“一条固执的鱼”

  1. 水清1900说道:

    真的是很孤独呀。。。

  2. 弋牧说道:

    比我博客还简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