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里的游牧民族

Menu

第二次到敦煌,我还是那个逼样

第二次到敦煌,算不上什么旧地重游,因为除了在宾馆邻街的夜市上转过外,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宾馆的房间里待着。我去很多地方都是这样,去过等于没去。

在博客里翻出来去年7月份在这里记录的一段字《妖风四起,漫天黄沙》,在我的记忆中还在微信朋友圈发过一段敦煌夜市的打油诗,后来朋友圈被我删过一次,就彻底忘记了。一旦你决定要用删除去忘记,恐怕就再难想起,就像很多东西一样,所以我现在不敢再轻易删除一个字一张图片。

只是这一年的时间过去了,我似乎一无所获。一年前背着电脑包来这儿调试设备,一年后还是背着电脑包来这儿调试设备。一种止步不前的压抑伴着浪费生命的恐惧向我袭来,像住进了一个只有一扇窗户的牢笼,想出去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知道没人可以帮我,只有靠自己走出这困兽之地。“一个人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就可以忍受任何一种生活。”可能我就是属于那种就只知道自己不想要什么,却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人。最可悲的人可能就是那些不知道为什么而活的人吧!像我这样的人!

其实,我既是“困兽”,那我想要的应该就是回到丛林!道理很简单,开始迈出第一步很难。做“困兽”久了,也就浑浑噩噩了。想要挣脱牢笼就要用“鲜血”来唤醒内心的野兽。

一年前就说自己自傲目中无人,沉不住气缺乏耐心,性子还是那么急躁。如今我还是那个逼样,无意间中伤了不少人,情商不够,总是属于不会做人那种。我练拳、学画画都是想消除我身上的臭脾气,我最亲的奶奶曾说过我脾气不好像我爸。岁月磨人,老爸早已经磨掉火爆的脾气,如今对我的“不听话”,也只有故作凶狠地说一句“老子以后不得管你勒事”。永远不要试图去改变除了自己以外的任何人,也不要试图插足任何一个人的生活。想活成什么样儿,只有自己说了算。

希望下次再来敦煌时,不要活成一个自己都想给自己两耳屎的逼样。

 

guanyu

嗨,各位小伙伴,城市里的游牧民族已经开通了微信公众账号,大家可以拿出手机扫描屏幕上的二维码,或者直接在微信的公众号里搜索“城市里的游牧民族”,就可以关注我们。在城市里漂荡的人们,你是已经将就着还是不将就。说说你的生活,听听别人的故事。兴许大家是一类人,孤独却不孤单。

— 于 共写了870个字
— 文内使用到的标签: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3.0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2条回应:“第二次到敦煌,我还是那个逼样”

  1. 1900说道:

    加油,